日本除了孙正义、柳井正,还有马斯克们

本文来源 魏县-全国热点
一 发表于 一 2019 04/25
一 评论 一 0

欢迎关注“创事记”微信订阅号:sinachuangshiji

文/日本企业(中国)研究院 执行院长

来源:秦朔朋友圈(ID:qspyq2015)

日本的新年号已经定了!从“平成”改成了“令和”。不知道年号变了会不会让日本有崭新的、充满活力的气氛,开启新时代和新精神。这三十年总体上日本给人的印象是失落的、沉默的。笔者近几个月也写了关于平成的一些总结,包括《平成时代(1989-2019),日本“成熟的阶级社会”》《平成之败(1989-2019):泡沫破裂后的社会生态》和《精致、碎片化的平成,也许是个大家隐去的时代》。

这篇主要关注一下日本的企业家。

“二战”之后的日本经济复兴,和以“经营四圣”为代表的企业家的努力是分不开的,即松下幸之助(松下公司)、本田宗一郎(本田公司)、盛田昭夫(索尼公司)、稻盛和夫(京瓷公司)那一代。他们塑造了日本企业家精神的主流。比如松下幸之助提出了“自来水哲学”,认为企业的责任就是把大众需要的东西,变得像自来水一样便宜;提出了“玻璃式经营”,即企业内部要开诚布公,让信息对称;提出了“堤坝式经营”,也就是先修水坝,保持宽裕的经营弹性,避免经营过程中的周期性震荡。本田宗一郎高度重视技术,同时很有社会责任感。1970年美国提出净化空气法(马斯基法),限制汽车排放废气,美国三大汽车厂商都以“技术上不可能开发出来”为由抵制,导致该法延误一年出台,而本田宗一郎却率领技术人员苦心研究,研制成功低公害的CVCC发动机。

半个多世纪过去了。在新经济和眼球经济时代,传统的兢兢业业、奋力拼搏、勤俭持家的企业家精神似乎在发生变异。现在的企业家,不酷一点,不任性一点,在90后的年轻一代那里就没有什么吸引力。今天的企业家是要创新的,但多少都有点“有钱任性”,比如住“逼格豪斯”(big house),买私人飞机、游艇、葡萄酒庄和小岛,冲浪滑雪,穿越南北极,更不用说花天酒地染上一些绯闻了。对一般民众来说,贫穷真的限制了他们对于企业家生活的想象力。

日本有钱的企业家中,也有这样的代表性人物。笔者感到“别扭”的是堀江贵文和前泽友作。堀江号称是实业家、著作家、投资家及电视艺人,他有一家叫做“活力门”的特别会炒作的企业。前泽掌控着一家做服装电商的企业“ZOZO”(走走城),他喜欢和演艺圈当红女艺人交际,爱在“朋友圈”发红包,靠这个赚取了不少眼球。在今天的日本,他们是年轻人最追捧的企业家的代表。

笔者虽然不太适应堀江、前泽之辈的有钱任性,觉得他们对于前辈企业家精神的继承实在是少了一些,但不得不承认他们真有很大的过人之处,在任性中留着一点让人钦佩的因素。比如,两人都喜欢航天事业,为此倾注的金线绝非小数,堪称日本版的埃隆·马斯克。中国比他们有钱的企业家多的是,但要拿航天梦做对比的话,中国企业家的勇气和任性差得就不是一点两点了。

下面就谈谈有钱任性的堀江、前泽的航天梦,顺带说说两人多少有些让人看不惯的生活。

堀江:失败的航天事业,不屈的斗志精神

笔者和日本政商圈打交道近四十年,至今还没有发现日本有像胡润这样的外国人做富豪排行榜。偶尔走过税务所,会看到一张A4纸上写着本区纳税前几名大户的尊名大姓和纳税金额,但找不到全日本纳税人大户排行榜及历史比对。这些年日本富人更加强调个人隐私,纳税数据更不便于广而告之,也就不清楚日本富人到底有多富,纳税有多高了。

堀江贵文在2004年做假账,说公司赚了50亿日元(约3亿人民币),但实际并没有赚到,虚张声势而已。2005年,这哥们跟人出资几十亿日元,成立了Japan Space Dream公司,准备以观光为目的,去宇宙旅行。

有一张漫画至今让笔者记忆犹新。漫画里画着一艘俄国宇宙飞船,堀江坐在里面穿一身宇宙服,用铁锹将大把大把的日元送进燃烧室,飞船就要离开地面。漫画说的是堀江投资俄国宇宙飞船事业、美国胶囊型宇宙飞船事业等。那个时候,宇宙方面的业务都是国家在做,堀江以个人力量,靠在股市上赚取的那点钱玩航天,有些不自量力了。

2011年,因为做假账等等原因,堀江进了监狱,两年后释放出来,依旧张扬。笔者依旧看不惯这个小伙子。但2013年,堀江再度发表自己在宇航方面的计划,2015年还把自己的户口迁到北海道大树町,真的要在那里试射航天用的火箭。看到他如此认真,笔者第一次有了对他的敬意。

再以后就是反复看到堀江火箭失败的消息。2018年6月30日5时30分,堀江投资的企业发射了MOMO2号火箭,4秒钟后坠落。MOMO1号火箭是2017年7月发射的,当时希望能飞出100公里的高度,但发射后没有多长时间便发生引擎事故,火箭掉了下来。

堀江现在依旧没有灰心,他在继续进行火箭的投资。用民间力量开发火箭,一败再败,不屈不挠,让人觉得堀江是动真格的,是真的要在宇航事业上拼上性命。笔者相信,如果火箭试射成功,堀江号宇宙飞船制作了出来,他是肯乘坐的。

2013年3月,堀江出狱后本想继续住在东京超豪华的六本木新城的高级住宅中,但到2014年该续约的时候,物业讨厌这位非常张扬的、而且刚刚出狱不久的名人,拒绝续约。从此,堀江离开了美女云集、经常歌舞升平、酒池肉林的住处,开始了怀揣一部手机、带一身替换的衣服,在各大酒店中栖身的生活。离婚后未再结婚,他的生活也变得更加自由自在了。今天的堀江依旧张扬,出言不逊,生活距离检点有不少距离,但已走出了入狱前那种桀骜不驯的时期。他在航天方面的追求,也让人刮目相看。他把实业家及著述家的梦更多地托付在了航天上,虽然有些不着边际,难以成功,但追求的过程让人知道这是个有梦的人,是个在实践的实业家,这些让堀江本人多少有了几分壮美的光环,颇受年轻人喜欢。

前泽:包下绕月飞行的全部座位

前泽友作在全世界一鸣惊人,是因为马斯克的SpaceX(太空探索技术公司)计划在2023年发射“大猎鹰火箭”实现绕月飞行之旅,预计能够搭车8人左右,而前泽包下了所有座位,还准备邀请一些艺术家朋友和他一起开启绕月飞行。据说他是通过赞助方式包下座位的,赞助金额在1.5亿美元到5亿美元之间。

前泽友作1975年出生于日本千叶县。他毕业于私立名校早稻田大学的附属小学和中学,但却不走寻常路,没有报考任何大学,因为他在高中时迷上了音乐,组建了乐队并担任鼓手。高中毕业后他到美国进行了半年左右的音乐游学,20岁创业销售西方音乐CD,当时还是通过邮件的方式。2004年,前泽创办了服饰电商网站“走走城”,他自己也凭着“走走城”的成功成为排名第十几位的日本富豪。2012年前泽创立了一个现代艺术的基金会并担任会长。

前泽一直用高级酒、名车及名画来装点自己。家里储藏了数千瓶红酒,以在家喝名贵红酒著称。名车也有为他特供的。

2016年,前泽用5700万美元(约3.84亿人民币)买下了美国艺术家巴斯奎特的一幅作品“Untitled”(1982),后来又于2017年以约1.1亿美元(约7.41亿人民币)的价格拍下巴斯奎特的另一幅作品。笔者完全不懂艺术,见前泽如此热爱巴斯奎特,便上网查了巴斯奎特的其他作品,发现大都以数十元人民币到数百元人民币的价格被拍下来,这估计都是批量生产的了。前泽如何从玻璃里挑出大宝石,巨额买下那两幅作品,是有钱任性?还是具有独到的艺术眼光?就完全无从查找原因了。

乐善好施是有钱人的一个标配,前泽也一样。2011年千叶县的一个体育馆需要维修的时候,前泽个人支付了费用;2016年也就是买巴斯奎特作品的那年,熊本县和大分县发生了地震,诸多房屋倒塌,前泽拿出了1000万日元用于抗震救灾,但和他买的画比实在太少了。

前泽喜欢在“非死不可”(Facebook)上发红包(已经发了1亿日元的红包)和吐槽。遭遇围攻,前泽当然会绝地反击,为此用去了大量的时间。2019年2月7日,在企业效益不佳的时候,前泽毅然决然宣布断笔,暂时停止在“非死不可”上的发言。

前泽是个在日本备受争议的人,其飞船包仓等也可能有炒作之嫌,但乘坐飞船和坐波音737Max的风险应该差不多,敢去搭乘,前泽的宇航梦该是真的。

在日本,很强调不患寡而患不均,对前泽的评论因此非常地两极分化。不过有一点,不论是堀江贵文还是前泽友作,敢于在宇航上进行挑战,比有钱后去攀登各大洲的大山、去非洲拍摄动物的狂奔还是要大出很多。由此观来日本企业家的格局并不小。

一次,堀江贵文和日本著名节目主持人田原总一朗对谈时说:“日本企业家很没有骨气,有骨气的也就是孙正义、柳井正和前泽友作。”堀江没敢把自己的名字加进去,而孙、柳井该算是朝鲜半岛后裔,在堀江眼里,有骨气的日本企业家也就是自己和前泽了。

前泽交往的女友有不少都是娱乐圈的。2018年10月,他表示他的新女友刚力彩芽也有望和他一同绕月飞行。

电商是需要流量的。不少人觉得前泽特立独行的自我渲染是为了流量。但前泽在Facebook上曾经解释说:“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就非常喜欢月亮,只要抬头看见月亮就充满想象力。我不能错失这个机会。”他本人也许并不是为了炒作,而是在践行他的价值观。他写道:“钱越花越多。使劲花钱,就能得到意想不到的东西,体验到很多事情和遇到很多人,成为自我成长的食粮。于是就会挣到更多的钱,花再多的钱,进一步成长。如此无限循环,而钱不会减少。”

堀江和前泽这一代的企业家,以松下幸之助这一代人的标准,估计是无法理解的。估计他们的偶像也不是松下幸之助,而是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这样的不断冒险和创新的人。不知中国的年轻人更喜欢什么样的企业家?特斯拉的电动车已经在中国满大街跑了,因此中国年轻人应该更喜欢冒险、有个性、活出自己的企业家。

(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立场。)

我来说两句

0条评论
评论
网友评论